本站提供优质的中小学生200字300字400字500字600字800字作文大全优秀作文范文大全
当前位置: 首页 >  描写植物 >  水果 > 内容页

【文学名著经典描写语段80段】以植物为主的景物描写

2020-12-15 09:16:09水果的文章访问手机版62

【文学名著经典描写语段80段】以植物为主的景物描写

文学描写词典-景物篇-植物类-果菜

他等不得穷忙,即入蟠桃园内查勘。……但见那,天天灼灼,颗颗株株。天天灼灼花盈树,颗颗株株果压枝。果压枝头垂锦弹,花盈树上簇胭脂。时开时结千年熟,无夏无冬万载迟。先熟的,酡颜醉脸:还生的,带蒂青皮。凝烟肌带绿,映日显丹姿。树下奇葩并异卉,四时不谢色齐齐。左右楼台并馆舍,盈空常见罩云霓。不是玄都凡俗种,瑶池王母自栽培。

(吴承恩:《西游记》第54—55页)

端的好一座葡萄园。但见:四面雕栏石甓,周围翠叶深稠。迎眸霜色,如千枝紫弹坠流苏,喷鼻秋香,似万架绿云垂绣带。缒缒马乳,水晶丸里渑琼浆;滚滚绿珠,金屑架中含翠幄。乃西域移来之种,隐甘泉珍玩之劳。端的四时花木衬幽葩,明月清风无价买。

(笑笑生:《金瓶梅》第二十七回9页)

阴历九月中旬,石榴已经长得烂熟了,有的张开着一条一条的娇艳的小口,露出满腹宝珠似的水红色的子儿,逗引着过客们的涎沫。

(叶紫:《行军散记》 《叶紫选集》第299页)

当大地刚从薄明的晨曦中苏醒过来的时候,在肃穆的、清凉的果树园子里,……浓密的树叶在伸展开去的枝条上微微的摆动,怎么也藏不住那一累累的稳重的果子。在那树丛里还留得有偶尔闪光的露珠,就象在雾夜中耀眼的星星一样。那些红色果皮上有一层茸毛,或者是一层薄霜,显得柔软而润湿。云霞升起来了,从那密密的绿叶的缝里透过点点的金色的彩霞,林子中反映出一缕一缕的透明的淡紫色的、浅黄色的薄光。

(丁玲;《太阳照在桑干河上》第181页)

多雨的夏季之后,接着是晴朗的秋天。果园里的树枝上挂满了各种果实。红的苹果象牙球一样的发光。有些树木早巳披上晚秋灿烂的装束,那是如火如茶的颜色,果实的颜色,熟透的甜瓜的颜色,橘子与柠檬的颜色,珍馐美馔的颜色,烤肉的颜色。林中到处亮出红红的光彩,透明的野花在草原上好似朵朵的火焰。

([法]罗曼·罗兰:《约翰·克利斯朵夫》第一册333页)

文学描写词典-景物篇-动物类-贝

在浪涛不常袭击的小湾里,可以看见海胆的巢穴。这种遍身有刺 的贝壳动物,真象一个个活的皮球,在自己的尖别上滚动,身上的甲胄 是千万片细骨精工焊接起来的。不知道为什么,海胆又叫做“亚里斯多 德的灯笼”,它用自己的五颗牙齿咬岩石,挖成孔穴,住在里面。海上的 猎人从这些孔穴里,把它们挖出来,把它们劈成四半,活生生的吃掉,好 象吃牡蛎那样。有些人把他们的面包浸着柔嫩的肉汁吃,因此又把它 叫做“海蛋”。

([法]雨果:《海上劳工》第229页)

……植物的下面,海洋宝藏中的奇珍异宝时隐时现:象牙质的贝 壳、凤凰螺、海胆、单瓣贝、鸵鸟螺、圆锥螺……等等。象一间小小茅屋 的钟形的阵笠贝,粘在岩石上,到处皆是,成群结队的分布得象村庄一 般,在这些村庄的小径中,有一些海里的金龟子、甲虫在闲逛。有一些 鹅卵石不知怎样地撞进了洞窟,介壳类的生物便寄居在它们上面。它 们是海里的贵族,它们遍身锦绣,时常避免和那些不文雅的小石子接 触。

([法]雨果:《海上劳工》第256页)

七点左右,我们终于到了小纹贝礁石岩脉上,岩脉上繁殖着不可数 计的亿万珍珠贝。 这些宝贵的软体动物粘附着岩石,它们被那些棕色的纤维结实地 缚在石上,摆脱不开。从这点来看,珍珠贝甚至于不如淡菜,因为大自 然还给淡菜有可能移动的能力。 杂色小纹贝,所谓珍珠母的两片介壳差不多相等,壳作圆环形,壳 壁很厚,外表很粗,凹凸不平。有些珍珠母的外壳上面带一条一条的淡 青色线纹,线纹尽头处有些发亮。这是属于年轻一类的珍珠母。

([法]凡尔纳:《海底两万里》第269页)

文学描写词典-景物篇-植物类-草

微风早经停息了,枯草支支直立,有如铜丝。一丝发抖的声音,在 空气中愈颤愈细,细到没有,周围便都是死一般静。

(鲁迅,《药>) 《呐喊》第44页)

一到了夏天,蒿草长没大人的腰了,长没我的头顶了,黄狗进去,连 个影也看不见了。 夜里一刮起风来,蒿草就刷拉刷拉地响着,因为满院子都是蒿草, 所以那响声就特别大,成群结队的就响起来了。 下了雨,那蒿草的梢上都冒着烟,雨本来下得不很大,若一看那蒿 草,好象那雨下得特别大似的。 下了毛毛雨,那蒿草上就迷漫得朦朦胧胧的,象是已经来了大雾, 或者象是要变天了,好象是下了霜的早晨,混混沌沌的,在蒸腾着白烟。

(肖红:《呼兰河传》第94页)

青草从根的地方起都是发了黑的浓绿颜色,草尖在太阳底下闪着 金属一样的光亮。到处长满了乱蓬蓬的、还没有成熟的羽茅草,蔓生的 常春藤盘旋着,从羽茅草的顶上爬过,速生草的结了籽的小脑袋,拚命 。 往有太阳的地方伸出去。有些地方生着矮小的马鞭草,中间稀疏地夹 杂着些鼠尾草,再走过去又是一大片羽茅草,象满潮一样铺展开去,当 中夹杂着各种野花、燕麦、黄山芥、大戟和陈葛——这是一种喜欢孤独 的草,在它生长的地方一定要把其余的草都给驱逐掉。

([苏]肖洛霍 夫:《静静的顿河》第1009—1010页)

牧野后面便是芦苇丛生的沼地。在这季节里,高大的芦苇都已干 枯,长长的芦叶在风中飕飕作响,有如黄色的飘带。

([法]莫泊桑,《一 生》第132—133页)

苔丝现在站的地方原来是园子的边界,有几年没耕种过,现在一片 潮湿,并且长满了多汁的牧草和开着花儿、长得很高的杂草。牧草碰一 下就飞起一片象雾气的花粉,杂草都发出一种难闻的气味,它们的红 色、黄色和紫色构成了一幅彩图,灿烂得晃眼,和人工培养出来的花所 构成的一样。她从这一片茂密丛杂的花草中间,象一只猫似的,轻轻悄 悄地走了过去,裙子上沾上了杜鹃涎,脚底下踩碎了蜗牛壳,两只手染 上了蓟乳和蛞蝓的粘液,露着的两只胳膊也抹上了象胶似的树霉,这种 东西,在苹果树干上是雪白的,但是到了皮肤上就变了象茜草染料的颜 色。

([英)哈代:《德伯家的苔丝》第168页)

到处可以看到荨麻,它们可以算是入侵大军的先头部队。它们盖 满平台,乱七八糟地拥塞着走道,还把它粗俗细长的身子斜靠在屋子的 窗棂上。它们是些很差劲的步哨,因为在好些地方,它们的队伍被大黄 草突破,就耷拉着脑袋,没精打采地伸着躯干,成了野兔出没的处所。

([荚)杜穆里坟:《吕蓓卡》第3页)

文学描写词典-景物篇-植物类-庄稼

谷苗出得很不赖,可惜锄不出来。……到了秋收时候,北头锄出来那一小片,比起四邻的自然不如,不过长得还象个谷,穗秀也不大不小,可惜片子太小了。南头太不象话,最高的一层是蒿,第二层是沙蓬,靠地的一层是抓地草。在这些草里也能寻.着一些谷:秀了穗的,大的象猪尾巴,小的象纸烟头,高的挂在蒿秆上,低的钻进沙蓬里,没秀穗的,跟抓地草锈成一片,活着的象马鬃,死了的象鱼刺,三亩地打了五斗。

(赵树理:《地板》 《赵树理小说选》第65页)

田野经过夜来的雨洗,庄稼饱润地举起头来,颜色又浓又绿。大麻长得高过人头,张开巴掌大的叶子,把满地棉花一比,就显得痴肥。

(杨朔;《月黑夜》 《月黑夜》第67页)

梁生宝互助组的扁蒲秧,不管互助组在人事方面发生了什么事情,它只管它按照自然界的规律往高长。秧苗出息得一片翠绿、葱茂、可爱,绿茸茸的毯子一样,一块一块铺在秧床上。在灿烂的阳光照耀下,这种绿,真象宝石一样闪光哩1扁蒲秧不能感觉人的喜、怒、爱、憎,当微风拂过来的时候,秧床上泛起了快活的波纹。

(柳青:《创业史》第一部49C页)

南风吹过来了,象一个调皮的娃娃,在麦子梢上打着滚儿。土地盖上了盖儿。冷眼看去很单调,左一片黄,右一片金,可是这金黄的盖子下边又隐藏着多少种秘密呢?谁也数不清。有青青的小春苗,蓝蓝的小花朵,蹦跳的大蛤蟆,打盹的野兔子,还有“打猎”的小孩子和行人的脚步……

(浩然:《艳阳天》第922页)

他走近一片二千多亩的甜萝卜田了。一望无际地尽是甜萝卜。甜萝卜正在成长,那些小植物笔直而整齐地挺立在那里,仿佛体操班里的,年轻女学生,象一根一根箭似地排成了行列。

([匈]莫里兹:《饱吃一顿》 《东欧短篇小说选》笫246页)

文学描写词典-景物篇-植物类-花

原来这一枝梅花只有二尺来高,旁有一枝,纵横而出,约有二三尺 长,其间小枝分歧,或如蟠螭,或如僵蚓,或孤削如笔,或密聚如林,真乃 花吐胭脂,香欺兰蕙。

(曹雪芹 高鹗:《红楼梦》第623页)

推窗眺瞩,果见弥望菁葱,间以菡萏。转瞬间,万枝干朵,一齐都 开,朔风吹面,荷香沁脑。

(蒲松龄:《寒月芙蕖》 《聊斋志异》第2'15 页)

几株老梅竟斗雪开着满树的繁花,仿佛毫不以深冬为意,倒塌的亭 子边还有一株山茶树,从暗绿的密叶里显出十几朵红花来,赫赫的在雪 中明得如火,愤怒而且傲慢,如蔑视游人的甘心于远行。

(鲁迅:《在 酒楼上》第27—28页)

她们奔着那不知道有几亩大小的荷花淀去,那一望无边际的密密 层层的大荷叶迎着阳光舒展开,就象铜墙铁壁一样。粉色荷花箭高高 的挺出来,是监视白洋淀的哨兵吧!

(《孙犁:《荷花淀》 《白洋淀纪 事》第257页)

那两朵顶美丽的玫瑰花自己坐上王位,做起花王和花后来。所有的 红鸡冠花排在两边站着,弯着腰行礼。它们就是花王的侍从。各种好 看的花儿都来了,于是一个盛大的舞会也就开始了。蓝色的紫罗兰就 是小小的海军学生:它们把风信子和番红花称为小姐,跟她们一起跳舞。郁金香和高大的卷丹花就是老太太,她们在旁监督,要舞会开得好,要大家都守规矩。

([丹]安徒生:《小意达的花儿》 《安徒生童话选》第39—40页)

“不,你只要看一下,伐丽雅,这有多美啊!美极了!仿佛是雕刻出来的……可是它不是大理石的,也不是雪花石膏的,它是活的,不过又多么冷冰冰啊:生得多么精致、多么优美,人的手永远也做不出来。你瞧,它贴在水面上,纯洁、端庄、恬静……这是它映在水里的影子,——甚至很难说,它们中间哪一枝更美,——还有颜色呢?你瞧,你瞧,它并不是白的,我是说,它是白的,不过又有多少深浅不同的颜色啊——带一点黄色,带一点玫瑰色,又好象是天蓝色,还有里面呢,又这么滋润,好象珍珠一般,简直把人的眼睛都看花了,——人世间是连这些颜色的名字都叫不出的!……”、 说这话的是一个从柳丛里探身到小河边的姑娘,……她自己就很象这枝倒映在暗色的河水里的百合花。

([苏]法捷耶夫;《青年近卫军》第1页)

左右两旁,嫩草绿油油的,亮晶晶的,蒙着金色的尘埃。蒲公英的朵朵黄花开得绚丽烂漫——小巧,娇嫩,好象是一些鸡雏,它们扑动着,欢笑着,显得那么亲切可爱……

([苏]革拉特珂夫,《水泥》第166页)

堤岸上那片罂粟田绚丽夺目……阵风爬过罂粟,花朵承不住风力了。风象猫似的戏弄着花瓣儿。花瓣儿害怕风挠痒,它们毫无痛苦地纷纷脱落,垂死时仍和风嘻笑着戏耍。

([苏]革拉特珂夫;《水泥》第280页)

这一片洼地的向阳的土坡上的草长得又高,又稠密。被太阳晒出的黑土地的淡薄气味还不能把开完花的野紫罗兰的淡淡的香味压下去。这些紫罗兰生长在撂荒地上,从干木樨草的茎子当中穿过,在很久很久以前的田陌边上象镶了一条花边似的,甚至于在石头一样坚硬的荒地上的去年的枯草当中,也看见有许多象小孩眼睛一样晶莹的浅蓝色花朵。紫罗兰在这块荒僻的和广阔的草原上结束了它们的生命大限,但是在洼地斜坡的向阳地方已经有非常鲜艳的郁金香花代替了紫罗兰,把红色的、黄色的和白色的花房对着太阳。风把各种花香混合在一起,把它们远远地顺着草原吹出去。在北部的、被断崖的阴影遮住的斜坡上,还有往外浸着湿气的大块雪层。从雪层上吹过来一阵一阵的凉气,不过这种凉气使开完花的紫罗兰的模模糊糊和忧郁的香气闻得更清楚了,使人回想到一种十分宝贵的和早已成为过去的东西……

([苏]肖洛霍夫:《静静的顿河》策2018—2019页)

他揭开花瓶,将枯萎的玫瑰花投入瓶里的水中。开始,它轻轻地浮在那液体的表面,仿佛并不吸一点水分。然而一会儿,一种奇异的变化开始出现了。那压瘪的干枯的花瓣开始颤动起来,显示出越来越深的绯红色,仿佛这花朵正在从一种死一般的沉睡中苏醒转来:那纤细的花梗和叶片也变成了绿色;这半个世纪前的玫瑰花,看上去就象当初西尔维亚·华德送给她爱人时一样的鲜艳。它还没有完全盛开,几片纤巧的花瓣羞怯地卷曲在它那湿润的芳心周围,花上有二、三颗晶莹的露珠在闪光。

(【美】霍桑:《海德格医生的实验》 《霍桑短篇小说集》第258—259页)

就在门里放着个大浅盘子,盛着一盆一盆的粉红马蒂莲。没有别的。一色的马蒂莲,大朵的粉红花儿,在猩红梗子上吐蕊怒放,几乎是吓人地生气勃发。

(【英】曼斯菲尔德:《园会》 《外国短篇小说》上册第139页)

……难得有几种花摘下之后反而更好看,玫瑰就是其中之一。客厅里放一盆玫瑰,色彩鲜艳,浓香扑鼻,而自然界的玫瑰就没有这两大优点。怒放的玫瑰给人某种蓬头垢面的感觉,就象披头散发的女人,显得轻浮而粗俗。可是一旦放进屋子,玫瑰顿时变得神秘深沉。

([英]杜穆里埃:《吕蓓卡》第41页)

文学描写词典-景物篇-植物类-树林

C城外,有一柳树和松树杂生的树林,离城不过一里多地。这树林恰好位于海岸之上,倘若我们坐船经过C城时,我们可以很清楚地看出这一个黑乌乌的树林,并可以看见它反射在海水中的影子。树林中尽是平坦的草地,间或散漫地偃卧着有几块大石头……。这块树林到冬天时,柳树虽然凋残了,然因有松树繁茂着自己的青青的枝叶,并不十分呈零落的现象。可是到了春夏的时候,有柳丝漫舞起来的绿波,同时百鸟歌着不同样的天然的妙曲,鸣蝉大放起自己的喉咙,从海面吹来令人感觉着温柔的和风,一阵阵地沁得人神清气爽——这树林真是一个欣赏自然妙趣的所在啊!

(蒋光慈:《鸭绿江上》 《蒋光慈选集》第325页)

林子里很静,一点风吹过的声音也没有,偶然有松鼠在把松苞咬落地上,或者鸟子在骤然拍下翅子。从树林稀疏地方可以望见远处星光灿丽的天空,笼罩在几座浓黑的峰尖上头。不久,山背后,逐渐亮起来,星子淡了下去,一轮不大圆的月亮,慢慢地现了出来。林子立刻镀上了银光,黑白分明的树叶影子,马上显在润湿的地上。

(艾芜:《暮夜行》 《艾芜短篇小说选》第389页)

秦岭里的丛林——这谜一样的地方啊J山外的平原上,过了清明节,已经是一片葱绿的田野和浓荫的树丛了,而这里,漫山遍野的杜梨树、缠皮桃、杨树、桦树、椴树、葛藤……还有许许多多叫不起名字的灌木丛,蓓蕾鼓胀起来了,为什么还不发芽呢?啊啊? 高山的岩石上,还挂着未融化的冰溜子哩。

(柳青:《创业史》第一部395页)

……密布在森林里的棒子树都透出了一片新绿。……苔藓中可以看见白色和蓝色的白头翁,还有浆呆和羊齿植物。连绵大雨淋得树皮变软了,散发出一种惬意的气息,而在森林里,在松针和朽木铺成的地面上,则散发出一种辛辣的气味。太阳在树口十和树枝的雨滴上映出一道虹彩,鸟儿便在那上面欢乐地歌唱。

([波]显克微支;《十字军骑士》第647页)

这一部分象个大教堂,不是吗?一排排的松树干是柱子,那里是教堂的侧堂,这里是主祭坛……您看,您看! 现在太阳正透过树梢照耀着,象从哥特式的窗子照进来似的。这些景象变幻得多么离奇呀J现在在我们面前展开了一间闺房,那些矮矮的灌木丛是小靠椅。连镜子也不缺少,那是不久以前雨水留下的……

([波)普鲁斯:《傀伽)第768页)

住宅后面,有一个广大而古老的园,由宅后穿过村子,通到野地里,虽然也荒凉,芜秽了,但独独有些生气,在这广大的村庄和它那如画的野趣里,显着美妙的风姿。在大自然中,树木的交错的枝梢,繁盛地伸展开来的好象颤动的叶子织成的不整的穹门和碧绿的云,停在清朗的蔚蓝的天下。一株极大的白桦,被暴风或霹雳折去了树顶,那粗壮的白色的干子,从这万绿丛中挺然而出,在空中圆得恰如修长美丽的大理石柱一般,但并无柱头,却是很斜的断疤,在雪白的底子上,看去象是一顶帽或者一匹黑色的禽鸟。绿闪闪的蛇麻的丛蔓,要从接骨木,山薇,榛树的紧密的拥抱中钻出,延上树干去,终于绕住了一株半裂的白桦,得到一半,它又挂下来了,想抓着别株的树梢,或者将长长的卷须;悬在空中,那小钩卷成圆圈,在软风中摆动。受着明朗的阳光的碧林,有几处彼此分离开来,显示黑沉沉的深洞,仿佛一个打着呵欠的怕人的虎口,这是全藏在黑荫中的,在这昏暗的深处依稀可见的东西,人只能猜出是:一条狭窄的小路,一些倒坏了的栏杆,一个快要倒掉的亭子,一株烂空的柳树干,紧靠柳树背后,露着银灰色的树丛,纵横交错地散乱在荒芜中的枯枝和枯叶,还有一株幼小的枫树,把它那碧绿的纷披的叶子伸得远远的,不知道取的是什么路,一枝上竟有一道日光,化为透明的金j艺灿烂的星,在浓密的昏黑中煌然发闪。园的尽头,有几株比别的树木长得更高的白杨树,抖动着的树顶上架着几个很大的乌鸦窠。白杨之中,一株有折断的枝条,却还没有全断,带了枯叶凄凉地挂着。总而言之,一切都很美……

([俄]果戈理:《死魂灵》第226—227页)

这树林全部约有两三百株巨大的橡树和格树。它们的整齐而坚强的树干,雄壮地黑黝黝地耸立在榛树和花楸树的发金光而透明的绿叶上面;这些树干高高地上升,在明静的碧空中映出整齐的轮廓线,象天幕一般展开着它们的铺张的、多节的枝丫,……在草地里,在高高的蚁割周围,羊齿植物的雕刻似的美丽的叶子的淡影下面,开着紫罗兰和铃兰的花,长着伞蕈、栗蕈、乳蘑、橡蕈和红色的毒蝇蕈,在广阔的灌木丛林里的草地上,长着鲜红的草莓,……那时候树林里的荫凉地方多么好啊I在正午最热的时候,竟和夜里一样:幽静,芬芳,凉爽。

([俄]屠格涅夫:《猎人笔记》第229—230页)

太阳正在繁密的森林后面落下去,在落日的余晖里,点缀在白杨树林里的白桦树,带着它们那低垂的细枝和怒茁的嫩芽鲜明地耸立着。从还积着残雪的密林里,传出了婉蜒的细流的低微的潺潺声。小鸟啭鸣着,而且不时地在树间飞来飞去。在万籁俱寂中,可以听到由于泥土的融解和青草的生长而触动的去年落叶的沙沙声。

([俄]列夫·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第238页)

森林一片沉寂,神秘莫测。落叶松的秃枝正挂满银霜,摇摇欲坠。北极光的柔和光辉穿透树巅,沿树身照下来,忽而照出一块积雪覆盖的林中空地,忽而照出半截埋在雪里的巨大枯木……刹那间,一切又堕入沉寂而神秘的黑暗之中。

([俄]柯罗连科:《玛加尔的梦》 《外国短篇小说》下册第211页)

苹果树开花了,全村充满了粉红色的云雾和苦涩的香气,到处都闻到花香,它把油烟和大粪的气味也冲淡了。成百成千的苹果树象过节日似的穿着花瓣织成的粉红锦衣,行列整齐地从村里一直排到田野。每当月明之夜,春风荡漾,花枝摇曳着,微微发出簌簌声,金蓝色的巨浪仿佛把村庄淹没了。

([苏]高尔基:《我的大学》第125页)

环抱着他们的是一座原始森林,被秋天的有所等待的寂静笼罩着,满目尽是金叶和枯草。一头灰须的马鹿在绢纱般交织着的黄枝丛中脱毛。清凉的泉水在潺流,枝头的露珠竟日未干,晶莹清澈,也被树叶映成黄色。但是野兽从早便吼叫着,叫得人心慌,又热情得令人无法忍受;仿佛在原始森林的金黄色的萧瑟中,有一个永世长存的庞然巨物在大声呼吸。

([苏]法捷耶夫:《毁灭》第117页)

娇嫩的松球果象黄澄澄的小灯笼似的闪亮,每一根松针都各自独立地闪烁着红里透蓝的羽翎的色彩,鱼鳞状的绿色树干被点点阳光照耀得贝母般绚烂。云杉挺立着,枝权互相紧紧偎依在一起,形成了一堵厚厚的墙壁,这很象一支步伐一致的军队,一支戴着松球果头盔——树尖,手持长矛树枝的战士的队伍,云杉树林仿佛是一支处于戒备状态的军队,静侯着冲击、救援、保卫、俘获敌人的命令。

( [苏)利帕托夫:《伊戈尔·萨沃维奇》第t75页)

原野上吹来一阵冷风。树林里一片漆黑,绝无树叶触擦的声音,也绝无夏夜的那种半明半昧的清光。高大的杈丫狰狞张舞。枯萎丛杂的矮树在林边隙地上瑟瑟作声。长大的野草在寒风中鳗鲡似地蠕蠕游动。蓁莽屈曲招展,有如伸出了长臂,张爪攫人。一团团的干草在风中急走,如象有大祸将至,仓皇逸窜。四面八方全是凄凉寥廓的旷地。(

[法]雨果:《悲惨世界》第468页)

索德烈树林是悲惨的。……兵士们小心翼翼地前进。四面开满了花,围绕在他们身边的,是一道颤动着的丫枝的墙,树叶的可爱的凉气就从那上头扑到人身上;这里那里阳光透过绿色的阴影射进来;地上,菖兰花、沼泽的菖蒲、草原的水仙,预告晴天的小花——雏菊、春天的番红花,装饰着厚厚的一块茵绿地毯的四边和中间,地毯上丛生着各种形状的藓苔,从样子象一条毛虫的到样子象一颗星星的都有。兵士们在沉默中一步一步前进,轻轻地拨着荆棘。鸟儿在刺刀的上空啭唱着。

([法]雨果:《九三年》第5页)

这时道赂两旁,伸展开无边无际的丛林,就象一件大衣一样,裹着整个山坡。这就是丛莽,不可探测的丛莽,这里有青懈树、杜松、岩梨、乳香树、水蜡树、石竹、月桂、桃金娘、黄杨,在这些树木的枝叶间,还有如头发似的绞缠在一起的牡丹蔓、巨大的羊齿草、金银花、金雀花、迷迭香、熏衣草、野蔷薇,它们在山脊上摊成乱羊毛般无法清理的一团。

([法]莫泊桑:《一生》第65页)

土坳中间一片椭圆形的盆地……周围是一带秋色灿烂的树林:红铜色的榉树、淡黄的栗树、清凉的茶树上的果实象珊瑚一般,樱桃树伸着火红的小舌头,叶子橘黄的苔桃,佛手柑、褐色的火绒……整个儿象一堆燃烧的荆棘。在这个如火如荼的树林中,飞出一只吃饱了果实,被阳光熏醉的云雀。

([法]罗曼·罗兰:《约翰·克利斯朵夫》第四册189页)

而在一刹那之间,上天象是忽然微笑了,发射出阳光来,向着朦胧的森林间,贯注着一道洪光,每一片绿叶都欣欣向荣,拈黄的落叶变成黄金色,萧瑟老树的灰色树干也闪出亮光。本来是造成阴影的物体,现在都成了发光的东西。那条小河的水道也可以循着它欢乐的闪光,追溯到森林的神秘的心脏里去,那已变成一种喜悦的神秘了。

([美]霍桑;《红字》第170页)

森林里象搭了天篷,枝叶蔓披,鸟语花香。沁人肺腑的空气使医药相形逊色。林中空地明暗交映,暗的是苔藓地衣,明的是在羊齿植物和月桂之间闪烁流过的小溪。他们从簇叶中望出去,可以看见远处在乳白色雾霭中若隐若现的山谷的绝妙景色。

([美]欧,亨利:《黑懈的买主》 《欧·亨利短篇小说选》第320页)

乌恩克山丘的树林还是簌簌地响着,但是响声已经和以前不同了,那时候,在簌簌的响声中,还夹杂着亚诺什沉重的叹息声。许多树木都已枯萎了,新生的很少。大地渐渐显出一片肃杀的景色。巨大的动物、高大的树木以及巨大的激情,都开始在地面上消失了。可是小鸟儿还在筑巢、唱歌、唧唧啾瞅地谈着情话;飞向鲍尔诺茨去的瓢虫还盘旋在波佐什的上空。但是有谁去管这种事呢?

([匈]米克沙特:《奇婚记》第286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