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提供优质的中小学生200字300字400字500字600字800字作文大全优秀作文范文大全
当前位置: 首页 >  描写情感 >  心情 > 内容页

小学语文人物心理描写

2021-03-19 09:44:34心情的文章访问手机版375

小学语文人物心理描写

喜爱  愉悦

是普希金的诗集,我一口气就把它读完了,心里满是如饥似渴的感觉,就像一个人无意间来到一个以前没有见过的、美丽的地方。总想一下子把这整个地方都跑遍似的。一个人在沼泽地带的树林中,在那些长满青苔的土墩上走了很久,突然有一片干燥的林边草地在他的眼前展开,那里满是鲜花和阳光,他就会生出这样的心情。一时间,他如醉如痴地瞧着它,然后就满腔幸福地跑遍整个这片地方,他的脚每一次碰到这块肥沃的土地上那些柔软的青草,都会使他感到宁静的喜悦。 

帘打开了,窗子支起来了,那波涛一般的群山,那梯田组成的图案,展现出来。窗前那棵大桃树,也像凑热闹似的,开了一树粉噜噜的花团,它们立刻把春天的魅力带进老人那正在迎接它们的心里。他那两只昏花的老眼放出光芒。几只无名的小鸟儿,在树枝间咕咭喳喳地唱歌,朴朴楞楞地跳跃。那粉红色的花瓣儿,被它们抖动得纷纷下落,好像庄稼人正在播撒着种籽。老人的眼前立刻又出现了一个幻影,那满山遍沟都开了花,如同粉红色的云雾,包围了山野沟谷。接着又是果实累累,那带着白霜、透着香味儿的红果子,一堆连接着一堆,成群的大螺子大马,正紧忙地往山下驮运。于是,骡马驴牛,又欢路乱跳地闯在他的心里。

良也夫独自在街上走。地上有薄薄的一层霜冻,空中飘着疏朗朗的小雪。他心中充满阳光,正像一个人做了一件有意义的,为人们所需要的好事情那样。只是在脑海最深处有一颗莫名不安的种籽在颤动。他把全剧从头至尾再玩味了一遍,默默念着某几段台词,反复推自己念得是否恰当,耳际还响着掌声,面颊上还感到亲吻,掌心保存着愉快热烈的握手的暖气,一切都是那么美妙,然而不安又开始颤动,又教人想起它来。

生宝容光闪闪,高兴极了!喜得眼睛瞪圆,闪亮。觉得从心里往外舒服。比他吃了酒肉还要舒服,比看了好戏还要舒服·····他使着劲听两位书记的谈话,不知不觉,把手里的半截纸烟捏碎了。

他这时高兴得不知说什么是好啊!他还说什么呢?人类语言的确有不够表达情感的时候。·····生宝······觉得生活多么有意思啊!太阳多红啊,天多蓝啊,庄稼人多么可亲啊,他心里产生了一种向前探索的强烈欲望。

一天父亲真高兴,拍拍叙利奥的肩膀说:“嗳,叙利奥!你爸爸还着实没有老哩!昨夜晚三个钟头里边,工作要比平常多做三分之一。我的手还很灵便,眼睛也还没有花。”

叙利奥虽然不说什么,心里却快活。他想:“爸爸不知道我在替他写,还自以为没有老呢。好!就这样做下去吧!”

那天夜晚到了十二点钟,叙利奥又起来工作。

方的太阳露头了,张立学恍惚觉得一只五角星在眼前闪了一下,在哪里?岸上人的帽子上?是他的眼花?还是真的?他莫名其妙了。真的真的!这不是明明的五星帽徽?灿烂的“八一”徽章在发光,小李跳起来了,“好了!自己的人哪!”小李用了所有的力量喊了一句。这是兄弟部队的阵地,岸上的同志们早已发现他们二人的帽徽,在向他们招手。张立学看到了自己的同志,忽然像抽了筋一样地瘫倒了;他实在不知道自己此时是流泪还是在笑,是快乐还是酸。 

天下午,刚从学校出来的唐永泉,跟着一个老户籍民警同志,一道走出了新成分局南京西路派出所。

他摸摸风纪扣子,舒展一下脖子,忽然想到这还是第一次穿着人民警察制服呢。好像在暑天里,痱子骤然做起怪来那样,周身又热又痒。他把帽子摸了又摸,制服扯了又扯,总是弄不合适。偏偏好像所有走过的人的眼睛,都朝自己望着,他连手也不知怎么摆动了。经过商店的橱窗,他忍不住时时掉过脸去,这是谁呀?帽子低到眉毛下面,脸上火烧着······他简直认不出那就是自己,也仿佛从来没有见过这样不三不四的人。走着,走着,才一抬头,迎面来了一个熟人,他一惊,其实那不过是自己心里的幻影,他并没有遇见什么熟人。他急促地迈着步子,恨不得一步跨到目的地去。

气恼  愤怒

饭的时候,秀兰端上了饭。老定把脸扭在一边看都没看,秀兰说:“爹!看凉了,吃吧。”他像没听见。停了一会儿,他忽然向东山娘说:“我不吃了,我去集上吃肉哩!”他说着抓住几个馍,气呼呼地说:“我给谁省哩,我把八股套绳都打断了,还落不下好!”他眼睛一翻一翻地瞪着秀兰,秀兰脸朝着墙边喑暗地笑。

老定确实到集上吃了一顿。不过他没有吃肉,他只吃了一碗豆腐汤煮馍。

的朋友这天心绪很不对劲。从上车起,一句话也没说,皱着眉直瞅着车窗外的滚滚黄沙,双手小心地调整着驾驶盘。

走了约摸十几分钟,他忽然狠狠地吐了口嚼沫。我以为他是在吐口里的沙土,可是他接着说:

“一团火!……”

我才知道,他是在回想方才在三分队和工人们一起开的会。出了一个误会:罗队长本是给大家作报告的,工人们却七嘴八舌地给队部提意见来。这当然不很痛快。

悲痛  伤心

天听到北方朋友的话以后,静下来时我望着总理的遗像出神,心里有多少话要对总理讲啊。晚上我梦见自己也跟随瞻仰遗容的群众,向总理的遗体告别:我也看见了总理瘦多了。我醒在床上,紧紧咬着自己的嘴唇,用手搔自己的胸膛,有一团火在我的心里燃烧,有多少小虫咬我的心。我痛苦地问:为什么现代医学的巨大成就还不能减轻这个伟大人物的病痛? 

她,没有想到,万万没有想到,还没来得及把这喜讯告诉总理,她就呆立在哀乐声中。

她怎能忘记,怎能忘记那个严寒的日子,总理遗体的火化日。她知道,那些比冰雪还令人心寒的禁令在接连下达着。那么,去长安街,送总理的灵车,就不只是尽一份为亲人送终的心意了——这不,长安街两旁,早已站满了人;白花,青纱,一眼望不到头……

严寒中,她守在一棵松树下,等着,等着,跟人们一起,紧闭着嘴唇,一动不动,等待将那个让人盼望,又令人心碎的时刻。

那时刻终于来了。灵车,载着总理遗体的灵车,终于到了她面前。她却哭不出,也喊不出,只觉得从躯体内猛地一震,震动了五脏六腑——她明白了,这是孩子,没有出世的孩子,在母体中躁动了……啊,好孩子,你也来了,你也哭着,喊着,跺着脚,送周爷爷来了……

热泪,从她的胸怀深处涌了上来,仿佛含着双重的悲恸,双倍的热与力!

镜不声不响,从书包里掏出一支牙色的箫,靠在树上,呜鸣咽咽吹出支送葬曲。老管顿时想起了在天安门广场听到过这个调子。将军和胡子把脸转向茶镜,屏声敛气听他吹奏,可是茶镜没有奏完,把箫夹在腋下,摘下眼镜,去擦眼泪,萧落在草坪上。 

,我再也没有力量忍受下去了。天哪!他们是怎样对待我的啊!他们往我头上浇冷水!他们不管我,不看我,也不听我说话。我做了什么得罪他们的事情?他们干吗要折磨我呀?他们要从我这个可怜虫那里取得些什么呢?我能给他们什么呢?我什么也没有啊。我已经精疲力竭了,我再也忍受不了他们的这些折磨,我的头在发烧,一切东西都在我眼面前打转。救赎我吧!把我带走吧!给我一辆飞快的三驾马车!上车吧,我的马车夫,响起来吧,我的小铃铛,飞奔吧,马儿,带着我离开这个地方吧!远些,再远些,要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看不见。瞧,天幕在我面前旋转,星星在远处闪烁,森林连同黑糊糊的树木和树梢的月亮一闪而过;灰蒙蒙的夜雾在脚底下弥漫;弦索在夜雾中铮铮地响着;一边是大海,另外一边是意大利;瞧,俄罗斯的小木房也渐渐显露出来了。远处那幢蓝色的房子不就是我的家吗?窗子前面坐着的不就是我的老娘吗?妈妈呀,救救你可怜的孩子吧!把泪珠儿滴在他有病的头上吧!看一看,他们在怎样折磨他啊!把你的可怜的孤儿搂在怀里吧!这个世界上没有他立足的地方!他遭受着迫害!——妈妈呀!可怜可怜你的患病的孩子吧……你们可知道,阿尔及利亚总督的鼻子下面生了个脓包?

痛苦  绝望

把车拉出去,心中完全是块空白,不再想什么,不再希望什么,只为肚子才出来受罪,肚子饱了就去睡,还用想什么呢,还用希望什么呢?看着一条瘦得出了棱的狗在白薯挑子旁边等着吃点皮和须子,他明白了他自己就跟这条狗一样,一天的动作只为捡些白薯皮和须子吃,将就着活下去是一切,什么也无须乎想了。

走到小客厅的尽头,颓然地坐在安乐椅里。她的长长的裙子像一团云一样环绕着她的窈窕的身躯;一只纤细的,柔嫩的,少女的手臂无力地垂着,沉没在她的淡红色宽衣的皱襞里;在另一只手里她拿着扇子,用迅速的,短促的动作扇着她的燃烧的脸,虽然她好像一只蝴蝶刚停在叶片上,正待展开它的虹一般的翅膀再向前飞,但她的心却被可怕的绝望刺痛了。

越来越大,我对辉煌说:“你去睡觉,我去接你哥哥回来好么?”他的头摇得像货郎鼓,恳求着说:“不,爸爸,我不睡觉,我要你抱,嗯!我不准你走。”他紧紧抓住我的衣口袋。

我和他左说右说,他硬不准我走。没办法,只好干着急。我念着田根,盯着野外,只见田垄里,水滔滔的流。坡上田里的水,从高坎上滚下来,好像无数块小瀑布。忽然“咔嚓”一声,对门的灰屋被风压倒了,接着又是“轰隆”一响,塘边的老枫树被雷劈开了……辉煌把我抓得更紧了。

这时候,我的心里像刀子在绞一样,两眼久久地盯着通往供销社去的那条路上。 

放心,放心。”主人退着走出大堂屋,在赵参谋点起的马灯的光亮里,他嘴里连连说放心,却很不放心地向堂屋里,的红漆桌椅、壁上字画溜了一眼,于是退到阶基上,小声地自言自语道:

“天兵天将,唤,唉,兵荒马乱的世界。这天兵天将又是从里拱出来的呢?”

烦乱  烦躁

课铃响得太刺耳。楼道里太乱,同学们的谈笑声太嘈杂。街上的行人太多。街角那个卖冰棍的老太婆太丑。楼门口放的自行车太不整齐。楼梯太陡。我家那个单元的门漆得太绿,满单元的中药味太难闻。我那小床上铺的床单花样太俗。仰面躺下后看见的天花板又太白。

总之,那天中午我心里头太不痛快。 

娥的脑袋压得更低了,脸皮红到了耳朵根背后去,那支石笔划出来的数字,一个比一个大。划到后来,已经不是数字,而是“烦”了。石板上接连出现了几个“烦”字,突然间,“咔”的一声响,那支石笔折成了两段。她把石笔对地下一扔,两手捧住脑袋,手肘撑在供桌上,睁大眼睛看着那油灯,后来就一动也不动了。

车发疯似的向前飞跑,吴老太爷向前看。天哪!几百个亮着灯光的窗洞像几百只怪眼睛,高耸碧霄的摩天建筑,排山倒海般的扑到吴老太爷眼前,忽地又没有了;光秃秃的平地拔立的路灯杆,无穷无尽地,一杆接一杆地向吴老太爷脸前打来,忽地又没有了;长蛇阵似的一串黑怪物,头上都有一对大眼睛放射出叫人目弦的强光,啵——啵地吼着,闪电似的冲将过来,对准着吴老太爷坐的小箱子冲将过来!近了!近了!吴老太爷闭了眼睛,全身都抖了。他觉得他的头颅仿佛是在颈脖子上旋转,他眼前是红的、黄的、绿的、黑的、发光的、立方体的、圆锥形的,——混杂的一团,在那里跳,在那里转;他耳朵里灌满了轰、轰、轰!轧、轧、轧!啵、啵、啵!猛烈嘈杂的声浪会叫人心跳出腔子似的。 

子楞头楞脑的,他“啊”了一声,忽然全明白了。一万样他没想到过的事都奔了心中去,来得是这么多,这么急,这么乱,心中反猛的成了块空白,像电影片忽然断了那样。街上非常的清静,天上有些灰云遮住了月,地上时时有些小风,吹动着残枝枯叶,远处有几声尖锐的猫叫。祥子的心里混乱而空白,连这些声音也没听见,手托住腮下,呆呆地看着地,把地看得似乎要动;想不出什么,也不愿想什么;只觉得自己越来越小,可又不能完全缩到地中去,整个的生命似乎都立在这点难受上,别的,什么也没有!他这才觉出冷来,连嘴唇都微微地颤着。

壁打开了收音机。女声合唱队在唱一群鸭和两只鹅不知往哪儿飞的歌曲,一边唱,一边发出“嗳咳”“哦呵”的叹息。那些会凫水的禽类偏偏飞了好半天,“嗳骇”“哦呵”之声也就相应地很久。伊斯克拉心里烦死了,真想到隔壁去把他们的收音机关掉。她需要安静,但是只能忍耐。她想到生活中不得不忍耐太多的不愉快,正是因为某些人常常把某种东西加入生活,不考虑这会引起别人什么反应,只关心自己,只顾自己的趣味和情绪。当然,换了别人处在伊斯克拉的地位也受不了这音乐,他也许会去切断电线,拔掉电源插头,搞一个什么减音器,甚至可能去把邻居的收音机全部弄坏,但是伊斯克拉不会这样做。

内疚  后悔

月琴恍然地理解到谢家声是来代替她到后方去工作的,她的心里突然发亮起来,愁容从脸上顿然消逝。当她看到谢家声不愉快的神情的时候,她那卸着皮包的手却又停了下来。她觉得这是损害同志间感情的事,用别人不愉快代替自己的不愉快,就是一个普通人,也不应该,何况是一个革命者?这时候的姚月琴,感到处理这件事情的困难,惶惑而又不安。

是猫的罪状证实了。大家都去找这可厌的猫,想给它一顿惩戒,找了半天,却没有找到。真是“畏罪潜逃”了,我心里思忖。

三妹在楼上叫道:“猫在这里了。”

它躺在露台板上晒太阳,态度很是安详,嘴里好像还在那里吃什么。我想,它一定还在吃那鸟腿,一时不由得怒气冲天,拿起门楼旁倚着的一根木棒,追过去打了一下,它很悲楚地叫了一声“咪呜!”便跑到屋瓦上了。

我心里仍然愤愤的,以为惩戒得还没有快意。

隔了几天,李妈在楼下叫道:“猫,猫!又拿鸟去了。”同时我见一只黑猫飞快地逃过露台,嘴里衔着那剩下来的一只黄鸟,却并不是我们的猫,我于是顿觉自己的错误了。

我心里十分难过,是的,我的良心受了伤了。我没有判断明白,便妄下断语,冤苦了一只不能说话辩诉的动物。想到它的无抵抗的逃避,益使我感到我当初的暴怒,我当初的虐待,都成为刺痛我良心的针了!

我很想补救我的过失,但它是不懂说话的,我将怎样对它表白我的误解呢?

两个月后,我们的猫忽然死在邻家屋脊上。我对于它的亡失,比以前两只猫的失亡更要难过得多。

我永远无改正我的过失的机会了!

自此,我家永不养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