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提供优质的中小学生200字300字400字500字600字800字作文大全优秀作文范文大全
当前位置: 首页 >  描写季节 >  十月 > 内容页

从《水浒传》描写人物居家以及往来礼节——看宋时风俗

2020-09-06 08:29:22十月的文章访问手机版220

从《水浒传》描写人物居家以及往来礼节——看宋时风俗

《水浒传》主要写江湖好汉的造反生涯,居无定所,所以对人物的居住环境没有作过细的描写。大体说,农村人住的都是草房,包括像史家村史进家、东溪村晁盖家、宋家庄宋江家、揭阳镇霸王穆弘、穆春家等等农村富户,待客的是草堂,住人的是草房。而城镇人住的多是楼房。

第二十一回描写宋江被阎婆拉扯回他的外室婆惜家中,而婆惜正在想念情人张文远听见人来,

“飞也似跑下楼来,就槅子眼里张时,堂前琉璃灯却明亮,照见是宋江,那婆娘复翻身再上楼去了。”

甚至像偏远的雁门县赵员外家(金老请鲁达楼上吃酒)、阳谷县小本生意人武大郎家,也都住的是楼房。主人居住在楼上,接待重要客人时也要请上楼这类楼房的内部布置,可以阎婆惜所居住的楼上房间为代表:

“原来是一间六椽楼屋,前半间安一副春台桌凳,后半间铺着卧房。贴里安一张三面棱花的床,两边都是栏干,上挂着一顶红罗幔帐。侧首放个衣架,搭着手巾,这边放着个洗手盆。一张金漆桌子上,放一个锡灯台,边厢两个杌子。正面壁上,挂一幅仕女。对床排着四把一字交椅。”

这布局后半是卧室,前半是起居兼会客室。这是《水浒传》描写最细致的一个居室房间,家具齐备,但大多带有明代特色,非唯宋时遗物。这里所说的“交椅”,在宋时尚属稀有之物。

我国古代人们均席地而坐,有床而无椅子之设。

汉·刘熙《释名·释床帐》:

“人所坐卧日床。床,装也。所以自装载也。”

床比较长,大可坐可卧。但坐床都是盘膝而不垂脚。所以南北朝时梁·侯景叛乱,自立为王,《梁书·侯景传》记载:

“常设胡床及筌蹄,著靴垂脚坐,”

被认为是违礼殊俗的举动。胡床,汉灵帝时由胡地传入,故名。当时的坐具都称“床”。至唐时,坐床仍不垂足。宋·庄绰《鸡肋编》卷下云:

古人坐席,故以伸足为箕倨。今世坐榻,乃以垂足为礼,盖相反矣。盖在唐朝,犹未若此。按旧史《敬羽传》:羽为御史中丞。太子少傅、宗正卿郑国公李遵为宗子若冰告其赃私诏羽按之。羽延遵各危坐于小床。羽小瘦,遵丰硕,顷间,遵即倒。请垂足,羽曰:“尚书下狱是囚,羽礼延坐,何得慢邪?”遵绝倒者数四。则《唐书》尚有坐席之遗风,今僧徒犹为古耳。

“小床”相当于今世的板凳。唐人坐床垂足仍被认为是非礼的。

隋·杜宝《大业杂记》:

炀帝“自幕北还至东都,改胡床为交床,胡瓜为白露黄瓜”

隋炀帝时改胡床为“交床”。床无靠背,椅初写作“倚”,指有靠背的床。

唐代济渎庙《北海坛祭器杂物铭》碑文:

“绳床十,内四倚子。”

把“倚子”从绳床中区别出来。至宋代欧阳修撰《新五代史景延广传》中改“倚”为椅:

“(晋)出帝置酒延广第,延广所进器服鞍马、茶床、椅榻,皆裹金银,饰以龙凤。”

后来,这个“椅”字作为器物名与凳、桌等字一起被收进南宋毛晃、毛居正父子所写《增修互注礼部韻略》中。所谓“交椅”,是一种折叠椅。宋·陶谷《清异录》卷三云:

胡床施转关以交足,穿便条以容坐,转缩须臾,重不数斤。相传(唐)明皇行幸频多,从臣或待诏野顿扈驾,登山不能跛立,欲息则无以寄身,遂创意如此,当时称“逍遥座”。

这种逍遥座就是梁山寨中排座次时所用的交椅。

宋代有椅子,但尚不是普及之物。

南宋陆游在《老学庵笔记》卷四中曾谈到当时士大夫家的家具摆设,说:

徐敦立言:往时士大夫家,妇女坐椅子、几子,则人皆讥笑其无法度。梳洗床、火炉床,家家有之。今犹有高镜台,盖施床则与人面适平也。或云禁中尚用之,但外间不复用耳。

梁山好汉替天行道,都以山大王自居,自然不受世俗限制。正因为交椅在当时还不是平常等闲之物,所以他们把坐第几把交椅看作是地位、贡献、权力、荣誉的象征,就可以理解了。

《水浒传》描写人物居家往来,有些礼节细节也表现出宋时风俗。

第七回,林冲在家闷坐,老友陆谦来邀他出去喝酒。陆谦道:“我同兄长去吃三杯解闷。”林冲道:“少坐拜茶。”两个吃了茶起身。既是接受邀请一起出去喝酒,本可立即动身,但林冲却要先请陆谦吃了茶才起身。这“客至拜茶”就是宋代的礼节。宋佚名《南窗纪谈》载:

客至则设茶,欲去则设汤,不知起于何时。然上自官府,下至间里,莫之或废。有武臣杨应诚独曰:“客至设茶是饮人以药也。”故其家每客至多以蜜渍橙、木瓜之类为汤饮客。

这汤类似于今天的果汁饮料。另宋·朱彧《萍洲可谈》也记载此俗,云:

今世俗客至则啜茶,去则啜汤。汤取药材甘香者屑之,或凉或温,未有不用甘草者。此俗遍天下。

关于此俗的起源,据说始自乾兴时宋仁宗接待侍讲或侍读学士的客礼。宋·叶梦得《石林燕语》卷一云:

讲读官初入皆坐赐茶。唯当讲官起,就案立讲毕,复就座,赐汤而退。侍读亦如之。盖乾兴之制也。

蔡僚《铁围山丛谈》卷一也提到此事,叙述尤详:

国朝仪制,天子御前殿,则群臣皆立奏事,虽丞相亦然后殿曰延和,曰迩英,二小殿乃有赐坐仪。既坐,则宣茶,又赐汤,此客礼也。延和之赐坐而茶汤者,遇拜相,正衙宣制才罢,则其人抱白麻见天子,于延和告免礼毕,召丞相升殿是也。迩英之赐坐而茶汤者,讲筵官春秋入侍,见天子坐而赐茶,乃读;读而后讲,讲罢又赞,赐汤是也。他皆不可得矣。

古代皇帝具有无上尊严,大臣在他面前只能站立讲话。但皇帝对给他讲书的学士特予尊重,不仅赐坐,而且在讲书前后还有茶、汤润喉,把讲读者当作客人招待。这种礼节很快由宫廷传到民间,客人不是讲官,但也要设茶、汤以表示尊敬。

《水浒传》叙人物来往礼节,最频繁最多见的是“唱喏”。

“唱喏”也叫“声喏”。

晚辈见长辈、仆人见主人、下级见上级,都要唱喏。猎户李吉看见地主史进,连忙“向前声喏”;谈完话,“李吉唱个喏,自去了”(第二回)。平辈分或平等地位者见面,要互相唱喏;如有一方无喏,例如林冲初上梁山向寨主王伦“向前声喏了”而王伦不答,则被认为是冷淡或傲慢的表现。

唱喏就是叉手躬身,同时口中说出致敬的话。

根据施礼人与对方辈分、地位差别的大小和施礼人的情感、对对方尊敬的程度,其躬身的深浅和致敬声的宏细也有分别。深弯腰大声唱喏的叫“大喏”或“肥喏”。《水浒传》第二十四回记载:

潘金莲在门前叉帘子,不意将叉竿打着了走在路上的西门庆。潘向西门庆道歉。西门庆见是潘金莲,不仅没发怒,反倒“把腰曲着还礼”,“大大地唱个肥喏”,惹得在一旁闲看的王婆的嘲笑:“大官人,却才唱得好个大肥喏。”

唱喏的声音有时很大。

《水浒传》第二十四回记载,武将周谨在校场向上司梁中书,

“暴雷也似声个大喏”

有时在接受对方的赐予时,为了表示谦恭,一面施礼一面说“告罪”、“不恭”等话,叫“无礼喏”。中秋之夜,张都监在后堂摆宴要武松同他的家眷一同吃酒赏月。武松道:“小人是个囚徒,如何敢与恩相坐地。”但张都监一定要武松坐。“武松只得唱个无礼喏,远远地斜着身坐了。

把见面行礼称作“唱喏”,明朝人有的已经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了。明·周祈《名义考》卷六以为唱喏是官员出巡时仆役在前面喝道,说:“今俗谓揖曰唱喏,不可晓。”其实,陆游在《老学庵笔记》中曾提出唱喏始于东晋王徽之兄弟的说法。其卷八谓:

古所谓揖,但举手而已。今所谓喏,乃始于江左诸王。方其时,惟王氏子弟为之。故支道林入东见王子猷兄弟还,人问“诸王何如?”答曰:“见一群白项鸟,但闻唤哑哑声。”即今喏也。

当时人对行礼时口中发声还不习惯,所以称王氏兄弟为哑哑作声的白项乌。但后来这种行礼方式大为流行,而且唱喏时不限于说少量字句,有时一面叉手打拱,一面表祝福报消息,都称唱喏。宋洪迈《夷坚志》卷三十三记载这样一件事:

德兴汪远之行第八。赴省试,其兄及之在家,梦一駃步至,立于庭曰:“十年辛苦无人问,一日成名天下知。八解元过省。”喏后三日,报榜人来,大呼前二句,及连唱喏,与梦中不少差。

向长辈或长官唱喏时,如果不出声或声调不和谐,都被认为是无礼。

《夷坚志》卷十八又记载这样一件事:

李祐字晋仁,河东人。……其人公直刚明,然性最滑稽。上官有庸中不见称于士论者,必行侮辱。尝为磁州涂阳令。磁守老昏,而好校僚属礼数。祐初上谒,鞠躬厉声作揖。守惊顾,为之退却。既去,遣客将责之。明日再至,但俯首拱敬,而不启齿。守大怒,出府帖取问,令分析。祐具状答言:“祐昨早诣府,自谓蕞尔小官,事上当以礼,放行高揖,旋蒙使启责诮,所以今日不敢出声,不意复蒙谴问。是高来不可,低来不可。伏乞降到喏样一个,以凭施行。”禀守。守览状益怒,而竟无以为罪也。

李祐本来看不起“老昏”的上司,又不得不向他行礼,就在喏声的大小和有无上作文章;而他的每一举动都引起“好校僚属礼数”的上司的注意,以致发生了冲突。

唱喏的礼俗到元时始废。

程穆衡《水浒传注略》卷上引王同祖《学诗初稿·注》云:

“皇城夜间唱连珠喏。古喏未有不唱者。元时喏始无声,谓之哑喏。”

即只叉手打拱而不再出声。

唱喏是一般礼,隆重的礼还有下拜。下拜就是双膝跪地,俯身叩头。第九回柴进初见林冲,尽管此时林冲身戴刑枷,是个囚徒,但柴进敬他是个英雄,“就草地上便拜”。这是大礼。后来林冲发配到沧州牢城,差拨见他没有拿出银子来,就把他大骂一顿,并说:“见我如何不下拜,却来唱喏?”嫌林冲对他行礼轻了。

妇女行礼不唱喏,而是道“万福”。

金翠莲在酒楼啼哭,搅扰了鲁达的酒兴,她来赔罪,“向前来深深地道了三个万福”。张都监请武松和家人一起中秋赏月,让养娘玉兰来唱歌,

“这玉兰唱罢放下象板,又各道了一个万福”。

“万福”是多福的意思。妇女行礼时叉手放在右胁,腿半蹲,口称“万福”。万福是代通行的女礼。陆游《老学庵笔记》卷五云:

“王广津(建)《宫词》云:‘新睡起来思旧梦,见人忘却道胜常。‘胜常’,犹今妇人言“万福也。”

宋代礼俗是男子跪,妇女不跪。

武松和潘金莲相见,“武松当下推金山、倒玉柱,纳头便拜。”此礼形成的原因,宋人已进行过探讨。宋·江上虞《宋朝事实类苑》卷五十九引范镇《蒙求》云:

王贻孙,字象贤,溥之子。太祖尝问赵普,拜礼何以男子跪,妇人不跪。遍问礼官,无有知者。贻孙曰:“古诗云:“长跪问故夫’,即妇人古亦跪也。唐天后朝始拜而不跪。”普问其所出,对大和中,幽州从事张建章《渤海国记》。以溥藏书万卷,贻孙遍览之。

关于妇女礼不下跪的起始,宋·罗大经《鹤林玉露》卷十四也说:

朱文公云:古者男子拜,两膝齐屈,如今之道拜。杜子春注《周礼·奇拜》,以为先屈一膝,如今之雅拜,即今拜也。古者妇女以肃拜为正,谓两膝齐跪,手至地而头不下也。拜手亦然。南北朝有乐府诗说妇人拜曰:“伸腰再拜跪,问客今安否。”伸腰亦是头不下也。周宣帝令命妇相见,皆跪如男子之仪,不知妇人膝不跪地而变为而今之拜者,起于何时。程泰之以为始于武后,不知是否。余观王建《宫词》云:“射生官女尽红妆,请得新弓各自张。临上马时齐赐酒,男儿跪拜谢君王。”则唐时妇女拜不跪可证矣。

程泰之即南宋著名学者程大昌,其所蓍《演繁露》、《考古编》等均为考证名物的有名著作,他的见解有一定权威性。

在宋代,不论男礼唱喏,女礼万福,行礼时都要叉手,即双手手指交叉打拱。是宋以前人们以拱手为敬。至明代,习俗却改为以垂手为敬了。

总结:通过对行礼的考察,可以说《水浒传》是保持了宋代风貌的。即使在细节描写上,也没有元明礼俗的影响。《水浒传》还写了许多礼节的变形,例如和尚行礼称“问讯也是合掌打拱,口发声问。第四十五回海阁黎向潘巧云“合掌深深的打个问讯”。道士行礼称“稽首”——不是叩首,也是低首打拱。表明,《水浒传》所描写的正是拱手为敬的流行时代。